欢迎访问注册登录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电视剧中衰、真人秀无奈:告别家庭伦理剧 婆媳关系进综艺

婆媳 时间:2020-03-10 浏览:
十对婆媳九不和,婆媳矛盾是千百年来男默女泪的老话题。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综艺真人秀,自然也摆脱不了这个宿命。任你是光鲜亮丽的大明星,回到家里也要卷进婆媳旋涡。近期上线的明星旅行真人秀《我最爱的女人们》,就成功用婆婆、媳妇、儿子的千古难题激

  “十对婆媳九不和”,婆媳矛盾是千百年来男默女泪的老话题。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综艺真人秀,自然也摆脱不了这个宿命。任你是光鲜亮丽的大明星,回到家里也要卷进婆媳旋涡。近期上线的明星旅行真人秀《我最爱的女人们》,就成功用婆婆、媳妇、儿子的千古难题激起了话题。

  比起日本太子妃气病皇后,西班牙太后王后当众推搡这种“国际新闻”,钟丽缇被婆婆嫌弃打扫卫生不干净,只能算是划划水。话说,芒果TV还真是要榨出家庭伦理关系的最后一点流量,母子、父女、夫妻、情侣、婆媳……还有什么关系有待芒果发掘?不过,整期节目看下来,硬糖君还是觉得“太平和”,远不如我们地方台的调解节目过瘾。不仅缺少婆媳的正面“硬刚”,也没有勾心斗角的“软磨”。钟丽缇受了老公的气,婆婆还贴心哄了两次,并在餐桌上点醒儿子“男人要让着点女人”。毕竟,我们是受了国产伦理剧多年荼毒的“老战士”。从过去那些添油加醋的狗血剧,退化到如今不咸不淡的真人秀,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告别家庭伦理剧,婆媳关系进综艺,既是电视剧的中衰,也是真人秀的无奈。毕竟在夫妻、父女、母子关系被通通“掘地三尺”的情况下,婆媳关系依旧可为综艺“创新”的一根救命稻草。几年前的《美味星婆媳》、《明星到我家》、《囍从天降》其实已经算是半成品,只是由于节目自身设置的局限,使婆媳成了一个空洞的噱头。《美味星婆媳》把场域限定在了厨房,而《明星到我家》里的婆媳是“虚拟”的,折射出来的综艺效果随之递减。

  其实国外也有一些婆媳综艺的先驱实验,韩综有《服侍儿媳妇》《心惊胆战的亲家练习》,英综有《儿媳来我家》。总体来看,《我最爱的女人们》,既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舔盘子的。它出现的时机恰好是在“明星人际关系综艺”勃发的大年,接下来出现同类跟风节目的可能性也是相当大。

  乐了婆婆,累了媳妇

  张晋妈妈总结《我最爱的女人们》是“乐了婆婆,累了媳妇,苦了儿子”,有理有据。媳妇们,不仅要鞍前马后的把婆婆伺候周到,还在节目的安排下出门买菜做饭。而儿子们,似乎只能瘫坐在家或到隔壁串个门。

  四组家庭里,钟丽缇是“做小伏低”型。为了讨婆婆欢心,彩虹屁24小时不停。不是夸婆婆“你今天的妆化得挺美的”,就是说“我觉得你穿黑色的衣服特别配”。不仅在行李里专门带了婆婆爱吃的大蒜,还早起教婆婆锻炼身体的动作。婆婆忘了插电饭煲的插头,让钟丽缇来“破案”。钟丽缇觉得婆婆非常可爱,还亲了她一口。不过两人也有“交深言浅”的沟通问题。先是在车上婆婆暗示钟丽缇帮丈夫搬行李,钟丽缇没动。后有婆婆看钟丽缇独自做卫生心疼说“我叫你感动了,我还得再干一下”,然而并没有起身帮忙。

  蔡少芬是“管家型”,一进门就安排婆婆寻找吸尘器,吩咐张晋洗碗。杨烁的老婆王黎雯是“请教型”,行动之前先宣告一遍行动纲领“我觉得干活儿这事得听老妈的”,就连买菜婆婆也给黎雯写了完整清单。袁成杰的老婆是陈芊芊是“被嫌弃”型,婆婆对媳妇的“懒惰”如数家珍,模仿起来更是惟妙惟肖。去看房子几百米的路,我老人家都没觉得累,她一个人叽叽歪歪了好久。当儿子儿媳争执,婆婆从不发声干涉。典型的规避火力:不听不听,夫妻念经。独自干活,沉默是金。而儿子们,不仅主线任务不明,还容易因为“悠闲”滋生大男子主义。夹在送命题之间,腹背受敌。蔡少芬“指挥”婆婆的时候,张晋面有难色;袁成杰问芊芊吃东西没?婆婆一边不高兴的嘀咕“我也没吃啊”,言下之意你咋不问我;张伦硕因为钟丽缇用纸挡镜头的操作,觉得没有受到尊重而暴怒。找钟丽缇本想道歉,反而让矛盾升级。

  倒是媳妇们的厨房变成“丈夫吐槽大会”非常有意思,大家不约而同的声讨老公痴迷游戏。钟丽缇更是坦言希望变成手机,这样丈夫就会每天看她抱着她。

  请个明星,嫁到农村

  老妈和媳妇同时做一道菜叫你评价,如何才能答好这道送命题?2015年的《美味星婆媳》通过“游戏”的方式让婆媳矛盾显化,同台竞技看谁能征服“他”的舌头。

  潘长江家庭、关喆家庭、龚丽娜家庭,三组家庭中倒是潘长江处理得最为艺术。节目中,主持人让潘长江的老妈和妻子各上一辆车,笑看潘长江上哪一辆。潘长江略微愣了一下,打开了妈妈的车门。几分钟后,潘长江下车,又上了妻子的车,让对方喜不自胜。原来,潘长江先是上车做通了老妈的工作,再向妻子示爱。而最关键的“饭桌”环节,潘长江凭借其深厚功力,依旧做到一团和气。既夸了妈妈,又赞赏了老婆,并且点出了本质——输赢都是其次,亲情才最重要。以前潘大爷老夸自己“浓缩的是精华”,在处理家庭关系上果然不假。

  2013年底,韩综《伟大的嫁人》取得了超预期的收视效果,快速席卷开来。应运而生的,是中国本土版的“嫁人”真人秀——《明星到我家》和《囍从天降》,两个节目的走向围绕“农村妈妈”与“最美媳妇”的身份来展开,倒有几分婆媳综艺的雏形。

  《明星到我家》里,把张柏芝、秋瓷炫、黄圣依、李金铭四位女星嫁到了云南物质条件还算不错的一个村落。坦白说,这档节目的女星并没遭多大罪,嫁入的“婆家”条件都说得过去,时不时还能一起开个“乡村趴”,也算慢综艺的先驱了。不过再怎么样,她们还是要扛起做饭、担水、打扫猪圈、插秧、收玉米等农活。但是,平日里光鲜亮丽的“女神”怎会甘心加入农家当起“绝望主妇”?普通的素人明知是“戏”,却依然能毫不做作地将明星当做自家“儿媳”,虚拟的关系让节目饱受诟病。

  《囍从天降》基本是《明星到我家》的翻版,但故事更多元。贾玲与张云山在创业的道路上一意孤行,高压锅爆米花最终失败;朱丹所体验的家庭因为背景特殊,女儿去世女婿坐牢,“婆婆”每天都活在阴霾的过去以泪洗面。朱丹的到来让这个家每天都充满了笑声,婆媳关系也被升华成母女关系。比较特别的是,《囍从天降》中的女明星和“假老公”是没有太多交集的,笔墨多在交代明星媳妇与乡村婆婆的相处之道。其实,这种女明星下乡模式很像“农家乐三日游”,林志玲摘菜很快乐,农村婆婆也没有很苛刻。

  这一时期的婆媳真人秀,都具备一个共有的硬伤,那就是“嫁人”这一概念相对来讲是一个不真实的状态。那么这种节目,就难逃“是排练好的另一种形式的婆媳剧”的评价。

  逆转人设,花样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