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电竞竞猜平台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近十年分分合合,Nest 和谷歌之间像极了爱情

恋爱 时间:2019-05-09 浏览:
去年十月份的时候,谷歌推出了一款 将各项 Google 服务进行完美融合的带屏音箱产品—— Google Home Hub。虽然它并非是行业里第一个拥有屏幕的智能音箱,但凭借着出色的综合表现以及完整的配套服务,它依然称得上是一款「定义级」的产品。 图片来自谷歌 距

去年十月份的时候,谷歌推出了一款将各项 Google 服务进行完美融合的带屏音箱产品——Google Home Hub。虽然它并非是行业里第一个拥有屏幕的智能音箱,但凭借着出色的综合表现以及完整的配套服务,它依然称得上是一款「定义级」的产品。

         图片来自谷歌

距离 Google Home Hub 发布半年多之后,在刚刚结束的 I/O 大会上,谷歌又带来了它的升级款,命名为 Google Nest Hub Max。极客公园在《Google I/O:酷科技将拉平这个世界》一文中,对于这款产品也做了一些介绍。

         图片来自谷歌

如果你观看了这次 I/O 大会的现场直播,或者之后了解过相关报道文章应该知道,在发布 Google Nest Hub Max 之前,他们对外宣布了一项新的战略调整:以后 Google 所有的智能家居都将冠以 Nest 品牌。这也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新品会用 Google Nest Hub Max 来命名。

有关新品的产品表现部分,由于目前我们尚未拿到真机,也不便做过多评价。今天来和大家聊一聊 Google Nest Hub Max 命名背后,Nest 和谷歌之间那些「像极了爱情」的过往。

故事要从 Nest 的诞生开始说起。

熟悉 iPod 的朋友可能知道,苹果公司前工程师 Tony Fadell 被誉为 iPod 之父。他在建造度假屋的时候发现,那时候市面上几乎所有的温度控制器都不那么令人满意(可能是他对于产品的要求太高了),于是便产生了自己「动手做」的想法。

2010 年的时候,这个意外的想法终于变成了现实。Tony Fadell 找到了之前在苹果上班时的同事 Matt Rogers,联合创立了 Nest,并且获得了 Shasta Ventures 和 KPCB 两家硅谷早期投资机构的支持。

公司创立之后,Nest 推出了烟雾报警器和智能温度控制器产品,并且一炮而红,均收获了足够出色的市场反馈。于是,Nest 也成为了当时投资机构眼中的香饽饽,同时也吸引到了谷歌的注意。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2011 年 5 月,谷歌风投领投了 Nest 的 B 轮融资,并且在次年又领投了 C 轮融资。可以说,两家公司的缘分来的很快,并且感情急速升温。直到 2014 年,Google 宣布斥资 32 亿美元将 Nest 收入囊中。

对于那次收购,当时 Tony Fadell 显然充满信心的。他在一篇说明中写道,谷歌将帮助 Nest 实现「意识家居」的梦想。与独立发展相比,这种合作还能帮助公司以更快的速度改变世界。我们本身已经拥有强劲的势头,但谷歌却能给我们带来超速发展。

当然,Tony Fadell 也曾考虑到加入谷歌之后的过渡问题,在他看来,谷歌曾一次又一次地展现出与 Nest 高度一致的使命感,对公司的梦想也给予了巨大的支持。由于存在如此之多的共性,所以加盟谷歌后的过渡期将会非常平稳。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被 Google 收购之后,Nest 短暂成为了公司体系下的一员。随后 2015 年 Google 成立 Alphabet 母公司之后,Nest 便被拆分了出去,以独立子公司的形式运营。

事实证明,当初 Tony Fadell 心目中美好的愿景,并没有实现。可以说,无论在产品层面上,还是内部管理方面,Nest 随后的表现十分糟糕。

产品层面上,Nest 在新产品的研发进展上非常缓慢,被 Google 收购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推出过新的硬件产品。 Tony Fadell 认为:「我们需要承认这并不是一个消费者驱动个人设备,因此与苹果产品并不一样,我们不需要不断推出新产品来提高竞争力。」

但事实上,包括公司早期发布的温度传感器等产品在内,功能性方面也一直存在许多 BUG,远没有达到完美的程度,这也导致后期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进一步完善。

而之前国外媒体 Information 发布了有关 Nest 的调查报告称,Nest 公司受访员工指责管理层随意变更指令、枪毙项目计划,这也是导致公司在产品端进展缓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除了产品端存在问题,内部管理的混乱,也是 Nest 陷入挣扎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4 年年末,也就是 Google 收购 Nest 之后,Nest 曾在 Google 的建议下,收购了一家做监控器材的公司——Dropcam。虽然当时 Dropcam 的规模并不大,但它的发展势头非常出色,年销售额增速达到 300% 到 500%。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这笔收购案在日后被证实是极其失败的。由于两家公司不同的产品规划思路,导致内部不断陷入争吵中,Dropcam 前 CEO Greg Duffy 曾在博客中公开表示「卖掉公司是自己的决策失误。」

之后的 2015 年,Nest 陷入离职风波中,按照联合创始人 Matt Rogers 的说法,短短的几个月内,公司损失了将近 70 人。而这些员工,大多来自于 Google 和 Dropcam,不少媒体甚至用「灾难」来形容这笔交易。

就这样,在一片混乱中 Nest 度过了自己的 2015 年。不过,糟糕的现状并没有随着新的一年的到来而有所改观。

2016 年 Nest 遇到的问题主要是市场宽度不够,导致公司发展受限。当时任职于美国市场调研机构 Forrester Research 的 Frank Gillet 曾表示,那时候只有 6% 的美国家庭拥有智能家居产品。而普华永道 在 2016 年发表的的一项调查也显示,72%的受访者称在未来 2~5 年内不会考虑智能家居产品。

也正是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情况下,2016 年六月份的时候,Nest 创始人之一的 Tony Fadell 宣布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讽刺的是,当时竟然有观点认为 Tony Fadell 的离开对于 Nest 而言可能是一件好事儿,这家公司或许还有救。

时间来到了 2018 年 2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