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股票配资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猫眼、淘票票"环伺" 豆瓣影评"危机"被指公信力下降

电影评论 时间:2019-02-24 浏览:
猫眼、淘票票“环伺”,豆瓣评分被指公信力下降 豆瓣影评“危机” 李甜,吴可仲 作为“影视风向标”,豆瓣在评分与评论上的“公信力”似乎有所动

  猫眼淘票票“环伺”,豆瓣评分被指公信力下降 豆瓣影评危机

猫眼、淘票票"环伺" 豆瓣影评"危机"被指公信力下降

  李甜,吴可仲

  作为“影视风向标”,豆瓣在评分与评论上的“公信力”似乎有所动摇。近日,春节档影片《流浪地球》被打1星事件,将豆瓣的评分机制推向了风口浪尖。

  相比操控评分的猜测,容易受到外界忽略的重要一点是,随着豆瓣不再那么“小众”,用户群体的影视鉴赏能力出现分化。

  一位影视行业观察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就是标准不统一,以前豆瓣是文青的标准,猫眼是大众的标准,现在豆瓣上文青大众都有,相互不认可对方的标准。“文青觉得被冒犯了,大众觉得被看低了。”

  如今,猫眼、淘票票等依靠票务平台起家的“后来者”,在影视上映安排、评分及影评等方面与豆瓣具有同质化业务,对后者渐有追赶“围剿”之势。

  用户群体出现分化?

  起步于2005年的豆瓣,主打兴趣社区,给了原本混迹在BBS的影视爱好者一个讨论与对想看的、看过的电影进行标记的空间,在豆瓣创始人阿北的表述中,豆瓣用户被冠以“文艺青年”之称。这一成长于民间的内容平台,做大之后,在影迷和普通受众中形成了一定的权威性。

  国内知名影评人、银翼文化创始人马贺亮向本报记者表示,豆瓣的公信力有所下降,有来自底子上的原因。

  马贺亮表示,随着用户逐渐增多,豆瓣新增的用户观影黏度与影视鉴赏能力或不如原先其核心用户群体高。当新增用户发现评分与自身判断不相符合时,落差自然产生。“那么原本精英或者文艺青年的判断标准肯定难以让更广泛受众达成共识。”

  影片《流浪地球》正是一个典型。它作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开启之作,本身就是现象级之作,同时科幻电影由于一般探讨人类命运发展的终极问题,或涉及哲学、宗教等深层次思考,容易引起讨论。

  此前,我国电影主要消费人群对科幻电影的既有印象、审美体系、世界观受欧美科幻电影所影响,在国内科幻片土壤未发育时,等于已经先行构建出一个高的审美门槛。《流浪地球》能够做到当前这样,在业内人看来,已实属不易。但是它势必面临各方面看法,“一方面本土观众的消费习惯更容易接受《流浪地球》,而接受过大量好莱坞科幻片或类型片熏陶的影迷对《流浪地球》的制作、主题、故事层面会出现与前者大的反差,体现在豆瓣上,评分呈现两极化。”马贺亮如是表示。

  本报此前的报道《起底影视评分黑色产业链》提到:有豆瓣用户发现所点赞的高星点评变1星,且点赞不能取消,喜欢《流浪地球》者对此不满,在豆瓣上又给该片打出五星。与此同时,APPStore和安卓应用市场上,豆瓣APP被不少网友打出一星,还有人以提醒豆瓣改评分机制为由给豆瓣打出半星。

  记者注意到,有市场观点认为,豆瓣在这起事件中,承担了“背锅侠”角色,同时也是在自食战略调整之果。《流浪地球》成为揭示这种现状的导火索。

  阿北在2017年所发内部信显示,“豆瓣现在进入一个务实的阶段。”豆瓣对用户线业务进行了调整,豆瓣APP和主站相关的产品工作进入以项目组织工作的阶段,以APP用户增长提速为阶段目标;成立品牌通道团队,负责微信、微博等外部内容平台中用户通道的拓宽。

  豆瓣公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豆瓣的用户群一直是稳定的,以大学生和白领为主。” 目前,豆瓣并未公布最新的用户数量与城市分布情况。

  上述影视行业观察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评分高并非一定指向电影自身质量高,但是能够说明观众喜欢它。”该人士认为,在如今的豆瓣上,用户在认知上呈现“割裂”局面,分数变化大、评论分歧大都是当前用户形态下出现的正常现象。评价标准不同,同时各自也不容许不同意见。

  在此情况下,豆瓣的评分系统被认为需要进行升级。

  马贺亮表示,“豆瓣确实可以考虑一下自己的评分系统这一块的算法是否可以有更好的组合或者升级。升级之后,它还是有它的引领性,这是非常正常的,不能指望一个网站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

  猫眼、淘票票的冲击

  在影评体系受到外界质疑的同时,豆瓣在影评“江湖”还面临其他挑战。

  原本靠票务网站起家的猫眼、淘票票,在影评等业务方面已日渐成熟,与豆瓣具有同质化业务。随着豆瓣的公信力受到冲击,其未来是否有被二者“包抄”的危险?

  对此,业内人士的观点不尽相同。马贺亮指出,尽管一些票务平台都有自己的评分系统,但由于它们本身系售票平台,同时也发展影片的出品、发行等商业业务,因此,受“界限”不清影响,评分的公信力易遭质疑。

  马贺亮表示,“如果它们想把评分做好的话,其实应该想一下,如何把评分系统做成一个独立的产品,跟现有的售票、发行业务比较清晰地划分开来,然后思考下一步评分体系怎么建立得更科学,从而能够让大家信服。”

  影视译制从业者李晓对本报记者说,她发现猫眼、淘票票的国产片达到8、9分以上较常见,但是豆瓣总体上国产片比猫眼低两三分。截至2019年2月22日17时,《流浪地球》猫眼是9.3分,豆瓣是7.9分,《疯狂的外星人》猫眼是8.5分,豆瓣是6.4分。

  作为影迷,李晓会猜想片方和票务平台可能有合作,保证相关电影的评分不能掉得太低,“有一个兜底的线,即使是国产恐怖片的分数,也不像豆瓣一样能低到两三分的程度。”她认为豆瓣只能评分与写影评,而不涉及购票这种商业行为,因此显得更具信服力。

  上述影视行业观察人士对记者说,暂时没有证据表明,猫眼和淘票票等评分存在暗箱操作。马贺亮表示,并非猫眼参与商业行为就代表着评分不公正,但是从最基本的运营思路来说,评分与其他产品相比,产品属性不同,“应该有清晰的界限,这样更有利于评分系统能够自己成长与升级。”

  该人士提到,猫眼和淘票票在出品和发行方面势头已不可小觑,如今行业中几乎每一部头部影片都会与二者之一进行合作。“不能说它们的评分有问题,只能说它们的身份不中立,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在该人士看来,即使结果层面是客观的,但是它的公信力必然不会有中立平台那么客观。“当你需要数据时,还是会怀疑,会不会有问题。”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猫眼方面未对记者相关提问做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