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注册登录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性情 时间:2019-01-30 浏览:
时至寒冬,又是一年候鸟越冬季。 千湖之省湖北,从武汉江夏上涉湖,到咸宁咸安斧头湖,再到黄石阳新网湖,多个湿地自然保护区内都是万鸟翔集,人与候鸟和谐相处。 而在武汉临空港经开区(东西湖区)府河湿地天鹅湖,今年同样聚集了42种、近2万只候鸟,这里

时至寒冬,又是一年候鸟越冬季。

千湖之省湖北,从武汉江夏上涉湖,到咸宁咸安斧头湖,再到黄石阳新网湖,多个湿地自然保护区内都是万鸟翔集,人与候鸟和谐相处。

而在武汉临空港经开区(东西湖区)府河湿地天鹅湖,今年同样聚集了42种、近2万只候鸟,这里还因三个“全国罕见”而显得与众不同。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府河湿地是全国大城市里距离市中心最近的鸟类栖息地,“距离市中心仅30分钟车程还能形成‘候鸟天堂’,全国罕见。”

该湿地并非政府认定的湿地自然保护区,多年来依靠地方政府引导,相关企业出资,民间志愿者搭建露天帐篷进行24小时值守等方式进行保护,全国罕见。

府河湿地虽非保护区,但每年聚集的水鸟稳定在四五十种、2万只左右,“数量和种类不逊于一般保护区,全国罕见。”

这些成绩的背后,是东西湖区柏泉街红星大队25位护鸟人7年如一日的艰苦守候。近日,湖北日报记者寻访背后的故事。

25个人、3座帐篷、24小时值守

天鹅湖位于东西湖区柏泉街红星路府河大堤外,原称“下港”,2006年有观鸟人士发现此处有大量天鹅聚集,因而得名。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1月26日上午9时许,距离河堤尚有百米时,就能听见一片鸭鸣鸟叫声。翻过大堤,堤外府河共长天一色,近岸处因枯水期而被分割成了多个小水洼,周边芦苇丛生,绵延数公里。水面上每隔几百米,就有大群水鸟簇拥在一起,少则十来只,多则数百只,有的展翅翱翔、有的捕食游戏,鸣叫之声不绝于耳。

堤下,一座青绿色的帐篷门上挂着“府河湿地护鸟屋”的牌子,里面陈设简陋,但桌椅、铁锹、垃圾桶、望远镜等一应俱全。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64岁的护鸟队员汤国社刚刚接班,正准备开始例行巡湖。在天鹅湖沿线,都围有一人多高的铁围栏,圈出了一片3600余亩的水面,禁止外人进入。

汤师傅介绍,铁丝网由隔壁一家烟草香料园出资修建,护鸟队员负责日常维护,“对于阻止偷猎者进入湿地盗猎候鸟特别有效。”汤师傅和队友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围着铁丝网巡逻,“有破损的要及时修补,发现捕鸟机关或者投毒的农药要及时清理。”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府河护鸟队队长肖同皋介绍,目前护鸟队共有25名队员,有的是柏泉街林特站的职工,有的则是附近的村民志愿者。他们在天鹅湖沿线设立了3座护鸟帐篷,分为白天、夜晚两班进行24小时值守。

从“一鸟不识”道“百鸟通”

跟着老汤巡湖,只见湖面上水鸟欢歌、雁鸭飞舞。老汤不用望远镜,用眼角一瞥就能分辨出,“那是豆雁和灰雁,数量最多,远处是白琵鹭和鸬鹚,还有几只白鹭和苍鹭。”品种繁多的雁类,在普通人眼里几乎一模一样,只有形体和嘴部的细微区别,但老汤一眼就能辨出。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老汤当了40年建筑工人,2012年冬天加入护鸟队。此后但凡候鸟归来越冬,他都会跟队员们一起在岸边守护。7年下来,他也由“一鸟不识”变成了“百鸟通”,“府河最常见的候鸟有灰雁、鸿雁、豆雁,还有野鸭、赤颈鸭、鸬鹚、白琵鹭”“每年候鸟都是11月来,三四月份走,而且都是夜里出去觅食。”“大雁喜欢吃草和树根,白琵鹭和野鸭吃鱼,这些候鸟白天都喜欢在背靠风的水坡边休息、洗羽毛,特别讲干净。”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大堤下,常有摄影爱好者来湖边观鸟,老汤总不望上前叮嘱:不能故意挑逗鸟,不要穿红色衣服刺激鸟,不能飞风筝和无人机,“他们喜欢闹鸟,大雁最容易受惊,有一点烟就会起飞,哪里经得起闹。”

晚上6时,记者随老汤来到2号帐篷交接班。2号帐篷的选址深入滩涂,建在地势较高处。帐篷里搭着一张大通铺,可供四五人平躺。老汤说,护鸟屋无水无电,又不能生火,一到夜里冻得不行,“只能靠不停地走路巡逻来取暖”。后半夜,等觅食的鸟儿归来,老汤察看稳妥了,才肯进帐篷睡觉,“四五个人挤着睡,更暖和。”

柏泉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表示,街道曾计划为护鸟队员盖间小房子休息、睡觉,以御风寒,但因担心影响府河防洪安全只得作罢。

护鸟队诞生源于一场“悲剧”

护鸟队成立,始于一场“悲剧”。2012年2月有热心鸟友在天鹅湖拍到一张照片,发现一只天鹅腿部被一只铁夹夹着,令人心疼。当时有媒体在此调查发现,天鹅湖周边捕鸟机关密布,还有2只小天鹅和50多只水鸟被剧毒杀虫农药“呋喃丹”毒死。而背后原因是:府河湿地处于孝感市孝南区、武汉市东西湖区、黄陂区交界处,本是个“三不管”地带,而且又属于季节性湿地,仅在冬季露出水面,人迹罕至,难以管理,导致偷猎人趁虚而入,大量野生鸟类被偷猎。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这一问题曝光后,东西湖区林业部门责成柏泉街道办事处成立府河志愿护鸟队,由该街林特站职工、附近村民共同组成25人的护鸟队,在天鹅湖边日夜值守。

护鸟队队长肖同皋表示,7年来,天鹅湖设捕鸟夹、投毒等盗猎行为已基本绝迹。今年1月13日,武汉市观鸟协会完成府河湿地越冬水鸟同步调查,共记录白琵鹭、斑头秋沙鸭、斑嘴鸭、苍鹭、赤膀鸭等42种、19339只水鸟。其中,还首次监测到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红胸黑雁,使武汉记录到的鸟类种类达到407种。

7年!为了它们,这25个人每天24小时值守!

武汉市观鸟协会负责人表示,候鸟数量、种类都是衡量一个区域生态环境好坏的指标之一。红胸黑雁和上万只水鸟选中了府河湿地这个舒适的越冬地,说明该区域生态环境十分优越。而且,今年观鸟协会在府河区域内选择了六个观察点,分别位于东西湖、黄陂和孝感境内,有部分区域受建设工程影响,水鸟数量大幅下降,进一步向相对安全的天鹅湖集中。

链接

府河湿地为何不建保护区?

2012年盗猎天鹅事件曝光时,武汉东西湖区林业部门就表示,已向上级部门提交申请,希望在此建立湿地自然保护区,成立专门机构保护鸟类。